首頁 > 錦衣春秋 > 章節目錄 第一一八一章 貪杯好色

章節目錄 第一一八一章 貪杯好色

    </p>

    秦嶺是一道天塹,既保護著漢中,卻也保護著西北。</p>

    </p>

    三軍未動,糧草先行,再加上輜重裝備,如果沒有一條暢通的道路可行,兵馬根本無法翻過秦嶺,這是一道沒有捷徑的天塹。</p>

    </p>

    “你應該已經猜到了我此行的目的。”沉默片刻,齊寧終于道:“圍剿亂匪,只是一個幌子。”</p>

    </p>

    班云想了一下,才道:“爵爺是奉旨想要奇襲咸陽?”</p>

    </p>

    齊寧點頭道:“拿下咸陽,趁北漢內亂占據西北,就等若是切斷了北漢的一只翅膀,一旦我們能夠控制住潼關,那么北漢人將日夜憂心,而西北和秦淮兩路就像是一把鉗子,將北漢架在了中間。”</p>

    </p>

    “下官明白了。”班云道:“其實下官也曾有過這樣的想法,一旦西北空虛,我們可以趁勢北上,但這項計劃實在太過冒險,下官雖然知道他們在狹道設有卡哨,但卻不敢確定他們是否在狹道設有埋伏,四道都是險道,從狹道穿行,只要兩邊設有埋伏,結果就只有一個,那便是全軍覆沒。而且即使穿過秦嶺,是否能在北漢人發現之前兵臨城下繼而迅速奪下咸陽,那也是未知之數,咸陽城是西北第一大城,堅固無比,一旦對方有了準備,無法在短時間內攻克,那么等待我們的將是滅頂之災。”</p>

    </p>

    齊寧微微頷首,道:“要打下咸陽,有三個條件,第一是穿過秦嶺,第二是控制潼關,第三是出其不意迅速破城,三者只要有一個出現問題,這次行動也就宣告失敗。”</p>

    </p>

    “爵爺所言極是。”班云若有所思,想了一想,才道:“爵爺,咱們現在要考慮的是如何穿過北漢人的卡哨,雖然他們的卡哨十分簡單,只是在狹道壘砌了一道石墻,可是真要強攻過去絕不容易,而且一旦我們發起強攻,他們必然會迅速向咸陽那邊發出訊號,咸陽有了準備,再想攻城,難如登天。”</p>

    </p>

    天色已經暗下來,廳內有些昏暗,班云親自點上了燈火,齊寧坐在燈火下沉默許久,終于起身伸了個懶腰,含笑問道:“班太守,我聽說巴蜀出美人,卻不知道這漢中是否也有美貌過人的姑娘?”</p>

    </p>

    班云一愣,心想小國公怎地突然將話題轉到女人身上?</p>

    </p>

    但一想這小國公年紀輕輕,正是風流少年之時,對女人有些嗜好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他自己倒并不好這一口,但小國公既然提出來,自己倒也不能拂了小國公的興致,勉強笑道:“爵爺今晚就在太守府歇著,回頭下官會找幾個姑娘過來陪著爵爺....!”</p>

    </p>

    齊寧一怔,立刻明白班云是誤會了自己的意思,哈哈笑道:“班太守你可真是誤會了,我奉旨前來漢中,正事未做,哪里還能夠貪圖歡娛。”</p>

    </p>

    “那爵爺的意思是?”</p>

    </p>

    齊寧微微湊近,低聲道:“你不是說屈滿寶貪杯好色嗎?”</p>

    </p>

    班云微瞇起眼睛,明白過來,低聲道:“爵爺是想.....?”</p>

    </p>

    “你有所不知。”齊寧低聲道:“屈元古手下的軍師長史柴伯忠去了京城,而且暗地里找到了我,意思是想與我們大楚結盟。”</p>

    </p>

    班云吃了一驚:“柴伯忠?爵爺,柴伯忠確實是屈元古手下頭號謀臣,此人.....竟然去了建鄴京城?”</p>

    </p>

    “北堂風想要打進關內,可是猶豫不定,害怕鐘離傲回師救援洛陽,如果是這樣,他手底下的西北軍還不夠鐘離傲塞牙縫。”齊寧笑道:“他只擔心其他皇子分出勝負,登基稱帝,一旦如此,大局已定,他再想翻盤更無可能,所以心急火燎想著殺進關內。“</p>

    </p>

    班云笑道:“下官聽說北堂風到了咸陽,就知道北漢內戰必起,沒過多久,屈元古便調兵遣將,爾后調軍潼關,眼下屈元古統帥數萬兵馬就駐守在潼關,對洛陽虎視眈眈,只是一直都按兵不動。下官心里孩還在想,這北堂風遲遲未動,到底在等什么,原來是害怕鐘離傲,想要等著我大楚幫他牽制鐘離傲。”</p>

    </p>

    “我們一直籌劃北伐,北堂風既然主動請求,我們自然也不會回絕他的美意。”齊寧笑道:“秦淮軍團已經北上,北堂風這邊不日就該入關了。”</p>

    </p>

    “下官在潼關附近有探子,那邊若有動作,這邊很快就能得到消息。”班云道:“爵爺,要襲取咸陽,必須等著屈元古的兵馬入關之后,而且穿過秦嶺,也必須兵分兩路,一路撲向咸陽,另一路則是要迅速殺向潼關,在北漢人反應過來之前,拿下潼關,如此一來,就算屈元古得到消息想要回師救援,有潼關據守,屈元古想回也回不來了。”</p>

    </p>

    齊寧頷首道:“不錯,拿下潼關的重要不在咸陽之下。”擺擺手,笑道:“咱們先想法子如何穿過秦嶺,既然北漢的三皇子與咱們結盟,我們派人送去一些交好的禮品,應該說的過去。”</p>

    </p>

    班云笑道:“禮尚往來,實在說得過去。”</p>

    </p>

    “屈滿寶貪杯好色名聲在外,咱們就給咸陽那邊送去美酒佳人。”齊寧道:“只不過我也沒有帶什么美貌佳人過來,所以只能在漢中這邊挑選。”嘆了口氣,道:“挑選佳人,自然不能弄得滿城風雨,所以只能煩勞班太守幫我找一找了。”想了一下,問道:“是了,屈滿寶對女人可有什么特別的嗜好?”</p>

    </p>

    班云搖頭道:“這個下官倒是不知,不過......據說這屈滿寶在咸陽胡作非為,豆蔻少女固然有不少遭了他毒手,就是許多姿容美貌的有夫之婦他也不放過,盛傳屈元古手下有一名幕僚,妻室頗為豐艷,屈滿寶看上了那婦人,半夜三更一群人闖到那府上,硬是將那婦人帶回屈滿寶府里,虐玩了整整三天放了回去,那婦人便懸梁自盡,那名幕僚也無聲無息地沒了消息,這事兒傳揚甚廣,許多人都知道。”</p>

    </p>

    齊寧微微頷首,道:“那你盡快挑選八名佳人,四名美貌少女,四名風韻婦人,到時候就要用她們幫忙過關。”</p>

    </p>

    班云拱手道:“爵爺放心,悄無聲息地挑選八名佳人出來,倒也不是什么難事,下官立刻安排人去辦。”又道:“下官平日喜歡飲酒,府里存了不少上好佳釀,這一次也正好派上用場。”</p>

    </p>

    齊寧笑道:“你放心,你拿一壇酒出來,回頭我還你十壇,保證不次于你的美酒。”</p>

    </p>

    大巴山脈東西綿延五百里,故稱千里巴山,也是嘉陵江和漢江的分水嶺,整個大巴山脈由米倉山、大巴山、大神農架、武當山和荊山組成。</p>

    </p>

    大巴山山勢險峻,多有峰叢、溶洞和暗河,天下動蕩之時,漢中一代往往便有悍匪嘯聚于大巴山,以巴山為根,四處燒殺劫掠。</p>

    </p>

    這固然是因為大巴山上有足夠的水源和獵物維持生存,更重要的是大巴山的地勢險峻,易守難攻,即使官兵圍剿,一旦藏身大巴山內,官兵欲要剿匪也是困難重重。</p>

    </p>

    班云調任漢中太守之后,花了兩年時間將漢中一些悍匪亂寇清剿干凈,自此之后,整個漢中一片太平,百姓安居樂業,而大巴山也成為了獵戶們最喜歡的狩獵場所。</p>

    </p>

    雖然過了秦嶺就是北漢疆域,漢中地處前線,但人們似乎已經忘記了身處所在,而許多人更是覺得有守軍據守秦嶺,北漢人也無力打過來,這漢中平原,反倒是安居樂業的絕佳所在。</p>

    </p>

    但是一大早,一群騎兵從南鄭城內的大街上飛馳而過,此后又有一隊隊官兵向城外集結,甚至有官兵趕著裝運輜重的馬車向城外去,這讓城中的百姓感覺到了一絲不安,但很快城中的各大茶館酒樓就有消息傳開,據說一股悍匪在成都附近為惡,被官兵盯上,這群悍匪倉皇逃遁到大巴山躲起來,班太守得到了消息,調兵前往大巴山剿匪。</p>

    </p>

    人們知道這個消息之后,反倒是很快就心安下來。</p>

    </p>

    只要不是北漢人打過來,那就不會有什么太大的事端,區區幾個流竄而來的悍匪,有班太守坐鎮,當然不足為懼,當年嘯聚在大巴山一代的悍匪不在少數,而且兇殘無比,最終還不是被班太守一網打盡,一些酒樓茶肆甚至有人開賭,賭一賭班太守這次要用多長時間剿滅那股流匪。</p>

    </p>

    南鄭派出的官兵很快就離開,次日又有消息傳來,從成都府那邊也調來了兵馬,兩股官兵合力剿殺流匪,得到這個消息,城中的百姓更是歡喜,既然連成都都有官兵派過來,那自然不用擔心那股流匪能在漢中為惡。</p>

    </p>

    所以在漢中地面上偶爾出現大隊官兵,人們也習以為常,知道這些官兵是來剿匪,而且這些官兵進入漢中地面,戒令森嚴,所過之處,對百姓秋毫無犯,這自然更不會讓百姓生出任何不安之感。</p>

    </p>

    大巴山有流匪,獵戶們自然不敢再靠近過去,而大巴山四周也確實有官兵駐守,官兵就在山腳下扎下了營帳,似乎是要和山里的流匪打一場持久戰,有些膽大的獵戶遠遠看到每天都有官兵進山,顯然是要進山搜找流匪,心中只盼著官兵盡早將那股流竄的悍匪剿滅,否則這時間太長,遲遲不能打獵,生計可就要出問題。</p>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从零开始学炒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