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逆天邪妃:誤惹妖孽王爺 > 第492章 狗鏈子呢?拿來把蕭世寧拴上

第492章 狗鏈子呢?拿來把蕭世寧拴上

    “之所以不見你是因為……”楚懷風頓了一下,才繼續說道:“當時,我的修為出了點問題。武功盡失,內力全無。而我……又惹了點麻煩。所以,想恢復了武功才回來,并沒有想刻意躲著你的意思。”楚懷風

    輕嘆著開口。

    “當日,我昏迷之后被師兄從王府帶離。當再次醒來時……已經過了一年時間了……”楚懷風低聲道來。

    聽到這句話,蕭世寧神色有些動容,嗓音喑啞,“你說……你昏迷了整整一年?”

    蕭世寧本以為她只是這一年來都不想見自己,卻不想,這一年來……她竟然是在昏迷沉睡嗎?

    他想起緋蘿對自己說過,和他換血的人,有很大的可能會有性命之憂,甚至根本不會有人知道會變成什么樣子。

    而當時的她修為還沒有達到化臻,一旦和他換血……

    想到這里,心里一陣發緊,有些酸疼。

    可楚懷風卻并沒有注意到蕭世寧的話,兀自回道:“恩,當時……我醒來后,已經是兩個月前了……”

    “思思。”蕭世寧忽然開口。

    “嗯?”楚懷風抬眸。

    蕭世寧俊容上沾染著說不出的情緒,問道:“你,和我換血了。是嗎?”

    楚懷風愣了一下,然后才想起,蕭世寧當初并不知道這件事。那件事唯一的知情人,也就只有師兄和罷了。

    即便是辰月,當日也只是守在外面,并不清楚自己發生了什么事。

    所以……蕭世寧是怎么知道,她和他換了血的。

    像是看出了楚懷風的疑問。

    “緋蘿回來過。”他道。

    楚懷風了然,如果是緋蘿回來過的話,那蕭世寧知道也是理所當然。

    緋蘿既然能看楚蕭世寧是羲和族人,體內所流著的瘋魔之血,那自然也看的出來,他的身體所發生的變化。

    “嗯。”她點頭,也不打算騙他。

    蕭世寧伸手,握住了楚懷風的玉足,輕柔的磨砂著。

    “對不起……思思,對不起……”他輕聲的呢喃著,帶著點隱隱的哭腔,虔誠的俯下了身子,親吻了一下她的腳背。

    楚懷風沒想到蕭世寧這般在意這件事,腳下不自覺的往后縮了一下。

    可剛縮了一下就被蕭世寧捉住了。

    “蕭世寧……”楚懷風臉上泛著些紅。

    蕭世寧這般,著實讓她有些不太好意思,心里也沒由來的心跳加速。

    見蕭世寧情緒有些激動,心緒才緩緩平穩下來,伸手摸了摸他低埋著的腦袋,輕嘆了一口氣,

    “當時,我也只有這個辦法了……我不想,看見你做出一些會讓你后悔的事來。也不想,看見你受折磨。”

    沉默了好一會兒,蕭世寧忽然抬起頭,雙眼閃爍著晶亮的星星,盯著楚懷風。

    “所以說……思思現在身體里,流著的,是我血,而我的身體里,流淌著的,是你的血,是嗎?”

    蕭世寧的語氣里帶著一種期冀和歡喜,而這種語氣,卻是讓楚懷風有些懵然了。

    “……理論上,應該是這樣。”楚懷風不太確定的回答。

    事實理論上,他們經過換血之后,蕭世寧的體內的確會留著她的血,而自己的身體里,所流著的,便是蕭世寧所有的瘋魔之血。

    可是當雙方的血液進入自己的身體并融合之后,便會重新融合成自己的血液,才會不被排斥。

    所以也不能完全說,是他們對方的血。

    楚懷風回答之后,蕭世寧方才的情緒仿佛頃刻回暖。

    猝不及防之下,他一個撲身,將楚懷風直接按倒在了地上,高大的身軀瞬間把楚懷風嬌小的身軀給掩在了他的陰影之。

    “所以說,現在我們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了……”話里帶著濃濃的曖昧色彩,薄薄的唇畔也淺淺的彎了起來,注視著她的雙眸,將她整個人,不留分毫的納入自己的眼里。

    楚懷風唰的一下臉就紅了,蕭世寧這話曖昧的不由讓人浮想聯翩。

    “咦?思思臉紅了……”蕭世寧曖昧淺笑。

    楚懷風登時有種想踹蕭世寧兩腳的沖動,什么鬼!剛剛還是一副做錯了事的小孩子的模樣,這一會兒就變成一只小狼狗了?

    “我可什么都沒說呢,思思想哪兒去了?”蕭世寧好奇。

    楚懷風:“……”狗鏈子呢!她要把蕭世寧拴上!

    看楚懷風氣急敗壞的模樣,蕭世寧臉上的笑意更濃了。

    眼底化開的柔情好似將她整個人都包裹在了其中。

    蕭世寧緩緩的壓下自己的身子,倆人的呼吸聲咫尺可聞,彼此交纏。

    “不要在離開我了……好嗎?”

    他輕輕的聲音落在她的耳畔,讓她渾身都激靈了一下,耳根也有些癢癢的。

    楚懷風愣了半晌,看著他。可喉嚨里卻像是如鯁在喉,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她不說話,他也不動。

    時間好似在這一刻都靜止了。

    就在這個時候,門外忽然想起了順子的聲音。

    “殿下,娘娘。”

    楚懷風想起身, 卻被蕭世寧壓住根本起不來。

    蕭世寧沒有答話,只得楚懷風揚聲問道:“什么事?”

    門外的順子聽到楚懷風的聲音才算放了心,本來還生怕打攪到了太子的好事。

    “娘娘,太子府外面有一位姑娘,說是來找您的。和守衛們發生了爭執,現在晚靈姑娘和她打起來了。”

    順子一口氣說完。

    聞言,楚懷風神色微變,“是半夏。”雙手一撐想起來。

    但剛動,兩只手就被蕭世寧按住了。

    “先回答我的話。”蕭世寧看著她。

    話?

    楚懷風皺了皺眉,沉默。

    蕭世寧眼里流露出一絲不悅,旋即整個身子都壓了下來,嘴唇放在了楚懷風的脖子上輕輕的磨砂著。

    楚懷風只覺得脖子上又癢又濕潤,難受極了,尤其是蕭世寧的短短的胡茬磨砂著更是難受。

    他鼻音輕輕的“嗯?”了一聲。

    門外,順子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娘娘?”

    楚懷風頓時又羞又是惱,本就長久未見,身子也對他產生了一種熟悉的渴望。這般一鬧,渾身都被蕭世寧這般磨蹭不受控制的灼熱了起來。

    在蕭世寧這般的“逼問”下,終于輕輕的點了點頭,“好。”答應他,以后,不會再離開他。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从零开始学炒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