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系統讓我天天撩漢 > 第22章 九洲

第22章 九洲

    “有些人吶,就是心比天高,雙靈根又怎么樣?還不是跟我們一樣留在外門了?可笑,當初還高高在上對我們愛答不理的,原來跟我們也沒什么區別!”

    “話別說這么絕嘛!人家畢竟是雙靈根,說不定那些元嬰長老只是沒看見她?”

    “呵,真是笑死人了,元嬰長老又不是瞎子!就怕人家是看見了也當沒看見!聽說咱們宗門還是第一次出現雙靈根被留在外門的情況,都說她是得罪了上面的人,被故意留下的!”

    “也對,要不然她資質這么好怎么會被留在外門?”

    ……

    顧清歌待在自己房間里,聽著外面那些故意大聲讓她聽見的冷嘲熱諷,臉上一片蒼白。

    她也不明白事情怎么會變成這樣,明明她也是雙靈根,卻沒有被選入內門,同期弟子總共十一個雙靈根,其他十個都進了內門,只有她……

    外面的風言風語她不是沒聽見,都說她是得罪了人,說得多了連她自己都懷疑是不是無意間得罪了什么人而不自知。可她才到宗門不過半個月,除了參加典禮一次也沒出過小云峰,雖然平常大大咧咧了點,但她自認說話做事還是有分寸的,從來沒與人鬧過不愉快,連外面這些人也只是在她沒進內門后,才變了態度……

    這一個月來,她算是體驗到了什么叫人走茶涼,冷暖自知。原來因她資質好而簇擁過來的那些人,瞬間翻臉,與她交好的朋友也都躲著她走,生怕沾上了什么麻煩。什么臟水流言都往她頭上潑……

    顧清歌既難過又委屈,長這么大她還是第一次面對這些,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發了一會兒呆,顧清歌穩住心神,停止胡思亂想,拉開門走出去。她要去問個明白,就算真的是得罪了人,也要知道是得罪了誰,總得讓她死個明白!

    一路上的指指點點她仿佛看不見,直接找到外門執事陳鋒說明來意。

    陳鋒人長的矮矮胖胖,一臉精明相,但逢人三分笑意,看著非常和氣,看到顧清歌也沒有像別人那樣冷嘲熱諷,“這事我也有所耳聞,只是內門的事我也不太清楚,你不如找一個內門弟子打聽一下,不管有沒有得罪人,知道緣由總歸好點。”

    顧清歌失望不已,但陳鋒話里話外,都是置身事外不打算插手的意思,她也不好再多說什么。

    只是內門弟子?她才來又怎么會認識內門弟子?

    不!有一個!

    顧清歌想起在入門典禮上有過一面之緣的薄暮瑤,那天她被一個紅衣長老帶走了,后來聽說那人是天璣峰峰主,薄暮瑤是他的親傳弟子。

    不知道她還記不記得自己?

    顧清歌猶豫了一會兒,隨即目光堅定的往天璣峰走去,這是她唯一的機會了,不試試怎么知道?

    不過她終究還是沒能知道薄暮瑤記不記得自己,因為她連天璣峰都沒進去,守門的雜役弟子告訴她,小師祖出門歷練去了。

    顧清歌苦笑,彼時并肩參加典禮的兩個人,人家成了親傳弟子,不過一個月就已經能出門歷練了,而她卻連內門都進不得,幾乎要淪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了。

    此刻的顧清歌,仿佛一只在大海中飄零的孤舟,孤立無援,絕望,無助,冰冷。

    她失魂落魄的回去,每一步都走的那么沉重,幾乎要跌倒。幸虧一個路過的師兄扶了她一把。

    “你沒事吧?”

    對方關切的問候讓顧清歌恍惚了心神,這還是一個月來她第一次聽到別人的關心,來自一個陌生人的。

    她看著對方溫柔俊郎有些憨厚的面容,突然鼻子一酸,低聲回道,“沒事。”

    ******

    “就是這里嗎?”薄暮瑤拿著地圖對比了一下,底下群山連綿起伏,跟地圖上還真有點相似。

    步生蓮牽著薄暮瑤從飛舟上下來,在一處山壁上摸索了一陣,確定道,“就是這里沒錯。”

    步生蓮來回走了幾遍,終于確定了方位,薄暮瑤見他隨手扔了幾塊靈石,又挪動了幾塊石頭,面前的山壁突然露出一個洞來。

    薄暮瑤好奇問道,“師兄你還懂陣法?”

    “煉器師多多少少都懂一些陣法,因為煉制法器的時候需要在上面鐫刻陣法。”步生蓮一遍查探洞口情況,一邊答道。

    山洞不大,約十平左右,洞頂鑲嵌著一些月光石,但因為時間久遠的緣故,已經變成灰白色沒有光亮了。

    地上散落著一些碎石,步生蓮俯下身,拂開地上厚厚的灰塵,露出了陣法一角。

    “是傳送陣。”

    薄暮瑤也蹲下去研究,“還能用嗎?”

    “現在還不知道。”步生蓮把她拉起來,護在身后,伸手一揮,把地上的灰塵全都掃開,露出完整的陣法,是一個五邊形的復合陣法,五個角上各有一個菱形凹槽,與靈石的形狀契合。但中間還有一個四方形的凹槽,卻不知是放什么的。

    步生蓮輕蹙眉頭,疑惑道,“陣法應該是完整的,只是與現在的傳送陣有些不同,中間那個凹槽應該也要放什么。”

    “先放上靈石試一下吧。”

    “也好。”步生蓮拿出五玫極品靈石,又對薄暮瑤道,“傳送陣消耗的靈氣比較多,最好是用極品靈石,不然傳送至一半,靈力不夠,或許就隨機傳送到某處了。更有甚者,直接迷失在空間裂縫里了。”

    這些都是經驗之談,一路上步生蓮總是會向她普及一些經驗常識,這些都是讓她少走彎路的寶貴經驗,他說,薄暮瑤就用心記住。

    步生蓮邊說邊把靈石分別放在五個菱形凹槽上,果然沒有任何反應。

    薄暮瑤靈光一閃,從儲物戒里拿出無崖子的身份木牌,“師兄試試這個,這是跟藏寶圖一起買回來的,外形跟那個凹槽很像。”

    步生蓮接過去翻看了一下,“有些像弟子木牌,上古時期確實有很多宗門的傳送陣是需要弟子信物才能使用。”

    他把木牌放在中間的凹槽上,不大不小,完全吻合。緊接著就是一陣白光升起,將他們籠罩其中,步生蓮連忙說,“瑤瑤抓緊我,傳送時可能有些不適,你做好心理準備。”

    他話音剛落,薄暮瑤就感到一陣天旋地轉,比暈車還要惡心難受,但只一瞬間,然后薄暮瑤他們就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

    第一感覺就是靜,死一般的寂靜。這里沒有任何聲音,沒有任何活物,連風都是靜止的。呼吸間還有一股腐朽的味道,一股涼意從腳底升騰而起,薄暮瑤不禁頭皮發麻。

    他們站在一處空曠的道場上,四周都是斷壁殘垣,寂寥蒼涼。道場中央豎立著一塊巨石,上面刻著幾個字。

    “上清宗……”步生蓮喃喃自語,“竟然是十萬年前輝煌至極的超級宗門上清宗……”

    作為上古時期唯一的一個超級大宗門,修真界各個宗門都有關于上清宗的記載,步生蓮自然不會陌生。

    十萬年前的修真界還沒有現在這么雜亂、式微。那時候的修真界很統一,功法秘術,百花齊放,靈氣充裕,典籍不缺,出過許多驚才絕艷之輩。飛升者更是多如牛毛,可以說是修士最好的時代。所有修士以上清宗為首,團結和諧,共同追求大道。

    而不像現在,修真界四分五裂,連陸地都割裂開來,分為九洲,各洲之間孤立隔絕,幾乎不來往。他們所在的青洲都是大小宗門鼎立,勢利錯雜,更遑論整個九洲修真界。

    當然,也可能是現在的修真界已經求仙無望的緣故,畢竟……

    已經七萬年沒有修士飛升了。

    眼前的大殿高大宏偉,處處可見青石白玉,琉璃金磚,不難看出這里昔日的繁華。只是再輝煌的過去都抵不過時間的侵蝕。

    薄暮瑤撿起一把外表不凡的法劍,還沒拿起來,直接就化成了飛灰。

    “時間太久了。”步生蓮嘆息。

    上清宗曾經一夕之間消失,連宗門帶弟子全都無影無蹤,沒有人知道他們去了哪里,十萬年的時間里,多少人前赴后繼的探查它的下落,卻一無所獲,沒想到它默默地隱藏在這里。

    只是時間太過久遠,這里的一切都已經被歲月摧毀,連他們行走間帶起的微風,都能把一座石橋吹為齏粉。

    一連幾處都是如此,步生蓮停下來,“不用看了,都一樣。”他說著,輕輕打出一道靈氣,像四面八方散去,靈氣所過之處,所有的東西都化為粉末,寸寸湮滅。

    薄暮瑤有些怔愣,望著腳下的粉末似有所悟,這就是時間的力量嗎?不管再偉大的建筑,再輝煌的宗門,再厲害的修士,在時間面前都這么不堪一擊。

    眨眼間,四周的斷壁殘垣都灰飛煙滅了,灰白的粉末鋪了厚厚一層,讓這里越發蒼涼空洞。

    只剩下他們面前矗立的一座大殿,以及道場中央的那塊巨石。

    能抵住時間侵蝕、歲月流逝的,必然不是凡物。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从零开始学炒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