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茅山捉鬼專家(全文) > 第一卷 千魂學府_第七章 還我腦袋(上)

第一卷 千魂學府_第七章 還我腦袋(上)

    自從阿佑出生后,寒來暑往已有十八個年頭。

    從小到大他的脖子上一直佩戴著一枚小巧精致的白玉麒麟吊墜。

    奶奶告訴他,這枚吊墜乃一神人相贈,而胡天佑這個名字也是那個神人取的。

    說來也怪,倘若胡天佑一摘下脖子上的吊墜,沒過多久災禍便會降臨。

    起初先是磕磕碰碰小災不斷,什么喝水被嗆,出門被狗咬,上學被車撞。

    直到后來,更是禍亂及家人,奶奶突然中風差點過去,父親出差動車出軌,就連難得跟隨家人去度假旅游,還遭遇了歷史著名的印尼海嘯事件!

    據悉當時年僅五歲的阿佑在印尼旅店時,不慎摘下了白玉麒麟吊墜……

    從此以后,不準擅自摘下白玉麒麟吊墜,成了胡家一條雷打不動的家訓。

    就在胡天佑十八歲那年,他考上了人生的第一所大學,云桂大學。

    起初家里人根本不同意胡天佑去別的市念大學,最終還是年邁的奶奶發話了。

    奶奶說“命里有時終需有,命里無時莫強求,既然阿佑命中注定要遠離親人遠走他方,那么攔是攔不住的,不過好在有白玉麒麟吊墜在保佑著他,再說讓孩子出去見見世面也是好的。”

    既然奶奶都發了話,那么父母也就同意了,于是乎胡天佑便拿上行囊,踏上了人生的第一次遠行。

    然而他卻不知道,這一次的遠行,給他今后的人生帶來無數匪夷所思的故事。

    而這些事對他來說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那就不清楚了。

    其實仔細說來,胡天佑并不算真正一個人出門,因為陪他一起上路的還有和他從小一起親梅竹馬玩到大的女朋友——許瑤。

    許瑤和胡天佑一同考進了云桂大學,只不過胡天佑是在云桂大學的信息技術學院,而她則是在醫學院。

    云桂大學占地四千多畝,下屬各學院區五花八門,有電藝體傳醫,文理法經物八大院校。

    每所院校又分出多少個不同學區,因此零零總總下來云桂大學一共有將近三萬余人。

    “乖乖三萬人,這簡直就是一個學生窟。”胡天佑躺在新宿舍里無聊的與室友扯著閑話。

    “誰說不是呢,每年考進云桂大學的學子簡直就跟不要錢一樣不斷地涌進,本來地方就不大的校區被咱們這些莘莘學子擠得都快要爆炸了。”一個留著劉海的室友說。

    “但是俺覺得這里并不那么擁擠嘛,至少咱們學生宿舍就寬敞許多。”

    “瞧瞧,四個人一間宿舍,還都是單人床,比起其他學校八個人,甚至十個人擠一間宿舍的要寬敞的多。”一個看起來憨里憨氣的室友說。

    “你懂什么,學生宿舍之所以都是單人床,那是因為這學校以前出過事……”

    那個留劉海的室友名叫陳博洋,他戴著副八百多度的眼鏡從自己的床鋪上坐了起來。

    今天是新校生到校的第一個晚上,宿舍內四個人都興奮得睡不著覺,因此紛紛座起來,讓陳博洋講講學校里的趣聞趣事。

    “趣聞趣事倒是沒有,不過這所學校所發生的恐怖詭異事件我倒是知道不少。”

    陳博洋眼鏡中劃過一道精光低聲說“我大哥就是從這個學校畢的業,學校里以前發生過的恐怖離奇事件他都知道。”

    一聽說恐怖離奇的事件,在場所有人都好奇起來,甚至連那個膽小憨里憨氣的石頭也忍不住好奇豎起了耳朵。

    “你們知道咱們云桂大學又叫什么嗎?”

    “千魂學府!”

    “據說這里古時候也是個學府書院,當時也是盛極一時。”

    “可是沒曾想在一個月圓之夜的晚上,上千名學子以及學府突然消失。”

    “從那以后,這里便成為了一處陰氣極盛的死地。”

    “后來有人說只有從新在這里建造一所學院,憑借大量莘莘學子的浩然正氣便能鎮壓此處的陰氣。”

    “因此政府才撥款建立了這所百年學院,為的就是憑借大量浩然正氣鎮壓那幫死去的學子們。”

    “切,無稽之談,只不過是傳說罷了。”胡天佑不屑的從新躺下了身子。

    “大家別急嘛,正餐現在才開始呢……”

    陳博洋扶了扶眼鏡繼續說“盡管上百年來這處死地被無數莘莘學子的浩然正氣鎮壓,可是學校里依然出現過許許多多離奇恐怖的事件。”

    陳博洋指了指宿舍頭頂的電風扇說“你們剛才不是問為什么宿舍里住的都是單人床嗎,那是因為我們頭頂的電扇曾經出過事……”

    “據說以前學校也因為學生數量眾多,使用上下鋪八個人一間宿舍的方式。”

    “不過就在一個盛夏的傍晚,卻發生了一件萬分恐怖血腥的事件……”

    陳博洋似乎已經進入狀態,他的聲音開始壓得越來越低,整個宿舍里開始彌漫出一種份外濃重的窒息感。

    “相傳那是我大哥上學的時期,在一個盛夏的清晨,忽然從女子電信宿舍樓里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發出慘叫聲的正是女子電子信息管理大四的宿舍內,當人們闖進那間宿舍時,就算膽子最大的人也忍不住渾身顫抖起來。”

    “只見整間宿舍內都充斥著一股濃郁的血腥氣,暗紅色的鮮血噴濺在不足十幾平米的屋子內,所有的床上,地面,墻壁,甚至天花板上都沾有大量鮮血。”

    “當時在那間宿舍的所有女生都嚇得縮成了一團,而更為恐怖的是,宿舍天花板的電風扇上竟然懸掛著一個已經干涸的女生頭顱!”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从零开始学炒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