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在講述后續之前,她還得先介紹一下一個人,她是謝君憲的表妹,不過兩人卻完全沒有血緣關系。

    謝君憲的父親在與謝君憲的母親結婚之前就先結過一次婚,只是謝君憲父親的前妻與他結婚沒多久就離開人世,兩人也沒留下孩子。

    謝君憲父親的前妻還有個同胞弟弟,后來那同胞弟弟一家犯了事,那同胞弟弟被抓入獄,他的妻子也郁郁寡歡而死,只留下了一個孤女沒人照看。

    謝家在人前總是喜歡表現出自己大度又仁慈的一面,所以即便謝君憲的父親與那位前妻相處的時間不長,在她離世之后還是將她無依無靠的侄女接回來撫養。

    在和謝君憲結婚之后梁貞對這位表妹倒沒有太在意,只是覺得她和謝君憲的關系不錯,不過畢竟是一起長大的,有兄妹之情也很容易理解。

    只是后來梁貞卻發現這兩人不太對勁。

    原因還得從這位表妹被家暴之后說起,謝君憲這位表妹名叫劉梓媛,劉梓媛雖然在謝家長大,但畢竟不是謝家正經的小姐,她自然也嫁不了高門大戶,不過她嫁的那家跟普通人比起來還是好了許多。

    只是結婚之后她一直遭到丈夫的家暴,后來不得已和丈夫離婚,離婚之后的她因為長期遭受毒打,整個人都變得脆弱又可憐。

    而謝君憲對這位表妹也是格外的憐惜,用手段將劉梓媛那位丈夫整的沒有翻身的余地不說,還自掏腰包給她買了房子讓她居住。

    剛開始梁貞倒沒有什么話說,但是慢慢的,她就覺得謝君憲對劉梓媛的好已經超過了正常的兄妹。

    就比如,劉梓媛半夜三更給謝君憲打電話哭訴,而他則是二話不說立刻穿好衣服就去陪她,梁貞自然反對,不過謝君憲卻覺得她太過小氣,對劉梓媛的遭遇一點同情之心都沒有,面對她的懷疑,他卻始終表示他對她就像對自己的親妹妹,甚至反問她如果今天換做是她,她的哥哥會不會比他還緊張。

    大吵一架無果,驕傲如梁貞也不想再去過問他。梁貞的冷淡卻讓謝君憲著了慌,為了安撫她,他慢慢的減少了與那位表妹的來往。

    不過謝君憲的冷淡也不知道是不是讓劉梓媛感受到了威脅,她越發發足力氣作妖,甚至還鬧到割腕自殺。

    也是在半夜,謝君憲得到消息之后就急急披著衣服起床離開,望著謝君憲急切離開的背影,梁貞的心卻一點點冷卻下來。

    不過第二天她卻還是精心打扮一番,以表嫂的名義去看望謝君憲這位自殺未遂的表妹。

    只是在醫院中,他卻看到謝君憲一臉疲憊靠坐在劉梓媛的病床上,而劉梓媛則像一只受傷的小貓,緊緊拽著他的手依偎在他的懷中。

    如果她之前還自欺欺人的相信謝君憲和劉梓媛只是兄妹之情的話,那么看到眼前親密依偎的兩人她便再也沒辦法說服自己相信兩人之間的感情真有那么單純。

    而她對謝君憲這位單純善良不做作的表妹也產生了懷疑,所以她事后特意去調查了一番,果不其然,什么家暴,什么日日被毒打都是劉梓媛捏造的謊言,是她自導自演的一場鬧劇,目的不過就是博取謝君憲對她的憐惜而已。可憐她那位丈夫就這樣替她背了黑鍋,被謝君憲整得翻不了身。

    梁貞又不傻,劉梓媛的種種行為已經很明確了,她就是故意來接近謝君憲,故意來破壞她的婚姻。梁貞怎么能忍,在劉梓媛出院之后就直接殺到她住的地方,將她狠狠打了一頓。

    而沒過一會兒接到消息的謝君憲也急匆匆趕了來。

    劉梓媛的確是可恨,但是謝君憲也沒好到哪里去,如若他對這位表妹一點想法都沒有,不管劉梓媛怎么折騰都沒有半分作用。

    梁貞越想越憤怒,在謝君憲沖上來攔她的時候,她將他也一塊兒打了,謝君憲倒是沒反抗,被她手中的高爾夫球桿打得身上青一塊紫一塊。

    怨氣發泄干凈了,梁貞便心平氣和的跟謝君憲提出離婚。

    謝君憲死活不同意,一再強調他和劉梓媛之間什么都沒有發生過。

    她或許會相信她們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也相信謝君憲還是愛她的,只是在愛她的同時他對他的表妹也同樣憐惜。

    梁貞眼里怎么容得下沙子?她是如此愛他,而他對她的愛也必須是完整無缺的,她更是無法容忍作為她的丈夫,他還對別的女人有憐惜之情。

    所以她執意離婚。

    不過謝君憲不同意離婚這件事就很棘手,而那時候的她沒有辦法,只能向娘家求救,那時候的大哥婚姻也很不幸,再加上父親重病,他勞累不堪,不過他卻還是為了她奔波,甚至不惜與謝君憲斷了兄弟之情。

    經過好幾年的糾纏,兩人終于離婚,在離婚那一天,謝君憲還在挽留,梁貞卻決然轉身離去。

    只是,離婚那一日說著依然愛她舍不得她離開的男人卻在兩年之后與他的表妹結了婚,那個他說他只將她當成是妹妹的表妹。

    得知兩人結婚的時候梁貞還是難受了好一陣子,不過后來因為她熱心慈善,大概是西部的清秀風景的洗滌,又或者是看到西部那些孩子清澈的眼睛,她慢慢的也就釋然了。

    只不過在她終于從失敗的婚姻中走出要迎接她嶄新的人生之時卻遭遇意外死了。

    然后她就回到了現在,前世這個時候應該是謝君憲最愛她的時候。

    而此時的她對他卻早已沒有了任何想法,她絕對不可能再給他傷害自己的機會,也絕不會再讓自己經歷一次,眼睜睜看著自己的丈夫心系別的女人之時那種痛苦的煎熬。

    她會親手結束掉與他之間的一切,這一世的她和他之間再無任何可能。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从零开始学炒股